许昌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狂战天下 第三章: 未知的囚狱

发布时间:2019-10-17 10:39:07 编辑:笔名

狂战天下 第三章: 未知的囚狱

“说,你是谁!”

董永不管不顾那人疯狂的叫声,他一头乱发,凶悍无比地往前一踏步,目光如狼地盯着那人冷冷问道。

“我……我我……我叫赵四,是这牢里的衙役……”

“那……我又是谁……”

董永步伐一个踉跄,双目一抬,看着四周那满是凌乱稻草的黑暗牢房,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董永啊!蓝家灭门惨案的……的……罪魁祸首!”

赵四双手哆哆嗦嗦地指着董永说道,眼神里充满了惊恐,虽然他也疑心这董永好好的怎么跟犯了傻一样,竟然问他他自己是谁,不过看着地上已经死得透透了的李老大,他可不敢再多说一句。

“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大声嚷嚷?”

正当赵四答完的时候,牢房外面一阵纷杂的脚步声传来,一连串的惊问声跟着响起,一群人一起奔进牢房,看着牢房里已经吓晕了胖子和已经惨死的李老大,全都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得一震。

“赵四!这是怎么回事!”

赵四看着那么多人冲进来,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大声叫喊道,“是董永!董永他……他把李老大给杀了!”

“董永?他不是应该关在玄字牢房里吗?怎么会在这里?”那群人里当头一位官差模样的人问道,还小心翼翼地打量了董永一眼,奇怪的是这时候董永倒显得极为安静,只是静静地立于一旁,没有任何攻击人的意思。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董永静静地闭上了眼,这是他从来行事的惟一法则。

“凌捕头,这……这是薛捕头的意思?”赵四哆哆嗦嗦的回答,事情到了这一步,他想瞒也是不敢瞒的了。

“薛捕头?”凌严从鼻孔里冷哼一声说道,“他胆子倒是够大的,董永涉嫌灭蓝家满门,他还敢对他动用私刑,这人都敢灭蓝家满门,杀了一个李老大又有什么出奇?”

凌严扫了地上死刑惨烈的李老大一眼,微微一蹙眉头说道,“来人啊,把董永给关到玄字牢房里去!”

“凌捕头……”

凌严身边的人小心翼翼地说道,“玄字牢房都满了,剩下玄字牢房里的二号黑屋了。。”

“二号黑屋?”凌严微微一愣,最后才皱着眉头说道,“先把他关进去吧,关两天再说。”

之后就有人过去要带董永走,靠近他的时候,那群衙差都显得有些畏惧,董永微微一睁眼,低声说道。

“我自己走,前头带路。”

那些衙差看了董永一眼,他手上手铐已经被扯断了,脚上的脚镣还在,他们求助地看了凌严一眼,凌严微微一点头,他们就在前方带路,带着董永一路朝着玄字牢房走去。

这一路董永都显得极为安静,走在他前方的衙差们却一路提心吊胆的,在后方断路的凌严则是时不时地皱着眉观察着董永,董永感受到了后方那灼热的目光,不过他也并未说什么,只当作无视。

这地方倒像是迷宫似的,一路七弯八拐,接连开了七道铁门,才算是到了玄字牢房,这里倒与他刚刚所在的地方不一样,就连牢房也是以铁栏相立而成,不像刚刚的牢房,只是木头而已。

董永一路走到了尽头,那些衙差才打开门,这里暗淡无关,只有四周墙壁上的烛火亮着微光,看起来倒是阴森不已。董永也不忌讳,笔直地走了进去,直到对方将门锁上,他也未置一词,虽然有些莫名自己到了这个地方,但是来了就是来了,他既不想杀出条血路冲出去,也不想坐以待毙,且观察一下再说吧。

那些人刚刚说什么,这个叫董永的人灭了蓝家满门?不知道是寃狱还是真是条血性汉子,不管是哪种,由他来活,自然是由他做主。

上一世他没有了楚儿,这一世他同样没有楚儿,在哪里活都是一样的,无非就是活着而已……

“哟!这些当差的是瞎了眼了不成?竟然关了个小家伙来二号牢房。”

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董永微微一抬眼,就看到自己旁边的牢房里,一身身形壮硕,目光轻狂的光头男子,正一脸笑意地打量着自己。

这人赤着上身,胸口处纹着一名仰天而啸的黑狼

,威风凛凛,倒是极为逼真,只是一眼就能让人有种胆颤心惊之感。

对于他的挑衅,董永并未理会,他直接上了床,凝神打坐,这是他在现代就形成了的习惯,师傅带他入战道,就算到了这里,他也不会废了此道。

看到董永那沉静的模样,光头男倒是有些奇怪,他站起身走到铁栅前,随着他一站起来,一阵重铁刮过地面的声音响起,董永不由得一睁眼,竟然看到那男子手上脚上都缠着镣铐,与他不同的是,他的手镣脚镣上还各自缠着两条铁链,铁链的尽头竟然是一个篮球大小的重铁,这铁重只怕也得有七八百斤,但是对于那光头男而言,似乎根本形成不了阻碍,行走之间,倒也显得颇为轻松。

“小家伙,你倒是有趣。不过你知不知道这是这哪啊?这里可是黑屋呢,不是一般人能待的地,这里统共就三十个牢房,里面关着的全是些穷凶极恶之辈,这里的危险等级以房号作排,一号房最危险,二号次之,以此类推。我奔狼住这一号房倒也可以理解,不过你一个小家伙,又是什么资历进二号房?来告诉下狼爷我怎么样?”

没想到这个牢房倒这么特殊,从奔狼的话里,董永倒是获得不少信息,不过他依然没有与他交谈的意思,闭上眼,继续打坐。

对于董永的反应,奔狼也只是挑挑眉,“嘿嘿”笑了一声,也没有生气,开口说道,“不开口是吗?狼爷我总有办法让你开口的。”

说完之后,奔狼拖着重重的铁铐,神色轻松地回到了自己床上,躺上去后看了眼阴暗的牢室,眼里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低声说道,“看来……这个牢房倒也没我想像中那么无聊嘛。有趣,有趣……”

苏州治疗早泄费用

保山治疗阴道炎方法

吉首妇科

苏州治疗早泄医院

保山治疗阴道炎费用

脑梗死的后续治疗

多发性脑梗死

脑梗死能恢复吗

脑梗死可以治好吗

宫颈糜烂有哪些塞的药

宫颈糜烂注意哪些饮食

海南保妇康栓

海南碧凯药业有限公司 保妇康栓

灯盏花的作用与功效
灯盏花如何服用
灯盏花生长温度的范围
灯盏花生长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