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海灘溺水頻發誰之責區域動態中國旅游新聞中

发布时间:2019-10-12 15:06:49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语: “欺山莫欺海”,这句谚语说明了海的危险性,每年深圳溺亡事件大部分发生在海域今年6月至7月中旬,我市发生9起溺亡事件,

  炎炎夏日,没有什么比游泳、戏水更能消暑作为美丽的海滨城市,深圳拥有56处自然海滩,集中在盐田区和大鹏新区,每年夏季节假日去往东部蜿蜒的车龙就说明了人们对海浪、沙滩的无限向往

  “欺山莫欺海”,这句谚语说明了海的危险性,每年深圳溺亡事件大部分发生在海域今年6月至7月中旬,我市发生9起溺亡事件,其中至少5起发生在海域同时从权威部门获悉,今年至7月中旬,大鹏新区溺亡事件较去年同期上升20%;而盐田区的溺亡事件也较去年同期有所增长日前,市政协委员杨子江、大鹏新区旅游协会会长李建齐等6位有识之士共同成立了大鹏半岛海岸安全促进中心,希望推动海岸安全体系的建立,减少溺亡事件的发生

  两起溺水间隔不到半小时

  7月16日,与杨子江相约在西涌四号海滨浴场采访下午 点,当来到四号海滨浴场入口时,工作人员告诉需要购买1 元一张的门票,但不能下海

  作为旧金山硅谷的“海归”,杨子江最喜欢的运动之一就是冲浪而在深圳,冲浪爱好者的天堂就是西涌,绵延4.8公里的细软沙滩,面向太平洋,台风前后或者季风季节,都会涌起阵阵白头浪可这些浪,对于不谙水性的人来说,是致命的

  4天前,同一片海域,两条年轻的生命被无情的海水带走7月12日上午9点52分,大鹏公安分局接报在西涌三号海滨浴场有一男子溺水随后,120急救医生赶到现场,一直对该26岁男子实施心肺复苏抢救直到上午11点左右,医生宣布该男子溺水死亡

  距离这起报警事件过去仅半个多小时,10点27分,相邻的二号海滨浴场,又发生一起溺水事件这名男子更加年轻,只有21岁,在东莞工作,此次跟随父母等12人来到西涌游玩当日9点多,男子下水游玩,10点20分发生溺水120急救医生抢救后,宣布溺水死亡

  看着这片不平静的海,坐在海边烧烤炉前,杨子江谈起自己之所以关注海岸安全的缘由,可以说是个“殃及池鱼”的故事

  冲浪需要有海浪,但由于海岸安全体系的滞后,加上人们海岸安全意识的淡薄,当地政府为了避免安全事故的发生,往往遇到风浪就“谈虎色变”,封海了事但封了海,仍有人偷偷下去游玩,导致溺亡,最终仍是要当地政府“埋单”“光靠堵,显然是走不通的”杨子江说,成立海岸安全促进中心的初衷就是为了帮助当地政府提升救援水平,变堵为疏

  五分之四海滩属于“野海滩”

  据统计,深圳拥有56处自然海滩,但其中只有11处为拥有海域使用权、合法开放的海滩,其余的45处均为“野海滩”“野海滩”一般没有救生人员和救生设施,6月至7月中旬的5起海域溺亡事件中,有 起发生在“野海滩”,分别在较场尾、葵涌街道沙鱼涌污水处理厂、沙头角,两起发生在海滨浴场

  尽管目前深圳的“野海滩”都设立了安全警示牌,像在较场尾每隔100多米远,就会有一块警示牌上写着“此海域尚未开发,无救生员看管,严禁下水游玩,否则后果自负”、“此海域非游泳区,有暗流漩涡,极易发生溺水事故,禁止下海游玩,否则后果自负”,但下海游玩的游客依然络绎不绝

  “从我们对外国海滩管理的考察来看,深圳的‘野海滩’其实并非不适合开放”杨子江表示,201 年,他任会长的深圳市冲浪协会曾邀请澳大利亚冲浪救生协会前来培训深圳首批海岸救生员澳大利亚冲浪救生协会本身管理着全澳大利亚的上万处海滩,绝大部分的海域状况都要比深圳的复杂和危险

  杨子江认为,深圳海滩开放程度低,主要与体制有关“海滩没有主管单位”杨子江说,201 年,市规划国土委海洋处准备出台《深圳经济特区沙滩浴场暂行管理办法》,两年后依然“只闻楼梯响”,就是因为海滩没有主管单位

  “尽管海滩缺乏主管单位是个全国性的问题,但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应该有勇气先行先试”杨子江表示

  游客安全意识淡漠

  据了解,海域溺亡者多数为年轻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很多来自内陆省份,根本没有接触过大海,也不懂得海洋救生的基本知识,因此容易麻痹大意发生事故

  “这段时间连续有两个台风,西涌的海况是最复杂的”本地居民薛先生告诉,自己跟海打了大半辈子交道,但台风前后肯定不敢下海每逢此时,近岸都会有暗流、漩涡,“发现有漩涡,不能直接向岸边游,漩涡会把你扯到海底”薛先生说,这时,应该往海中央游,绕过漩涡,再回到岸边

  “受台风影响,海面风力很大,会有漩涡、急流,请游客不要下海”7月16日,海滨浴场的大喇叭一遍遍播放着提示,可在这里游玩的游客似乎没人在意漩涡、急流,仍有数以百计的人或抱着游泳圈,或直接跳入海中,还有的连泳衣也没换,就在海里嬉戏

  有一个来自广州的旅游团,还没放下行李,团友们就急不可待地冲向海边“大老远过来,就是想游泳”一名年轻男子告诉

  在“野海滩”,罔顾安全、擅自下海的游客更多葵涌办事处官湖社区,是近年来新兴起的有一片民宿集中地,受前段时间台风“海鸥”影响这里的海堤坍塌社区竖起了“海堤崩塌危险,严禁靠近”的牌子,仍有游客下海游泳或是拍摄婚纱照维修速度赶不上坍塌速度,葵涌办事处只好从7月17日起拉起铁丝封闭这个海域

  杨子江告诉,缺乏基本海上安全知识,很多游客抱着吹气泳圈下海,但海浪的冲击力往往会将泳圈冲破,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

  201 年,深圳市冲浪协会还曾与大鹏新区共同主办过海岸安全救生论坛,拍摄过《大鹏踏浪海岸安全知识》公益宣传片可由于经费问题,这套宣传片迟迟未在电视台公开播放

  “委托管理”缺乏法律依据

  全市56处自然海滩中有54处在大鹏新区,每年进入夏季,大鹏新区海岸安全“压力山大”

  新区成立后,为加强海岸管理,就曾专门出台了《大鹏新区沙滩管理工作方案》,对45处未取得海域使用权的“野海滩”,全面委托给辖区办事处管理,办事处落实管理单位,重点围绕沙滩的生态保护、卫生清洁、治安巡查、警示宣传等工作内容新区统一制作宣传警示牌,立于各沙滩显眼位置,提醒游客不要在未开发海域游泳;并在海边各景区派发安全宣传资料,告知游客海滨游玩安全注意事项及紧急抢救操作指南,指导游客在紧急情况下先行自救

  “可委托管理缺乏法律依据”来自大鹏新区的市政协委员张华农表示,新区并非海域管理权的审批主体,将“野海滩”委托就近社区或企业代管,缺乏法律依据,圈占、转租、转包及乱收费等现象依然存在对非经营性沙滩,一旦出现安全事故,风险极大,也给新区安全维稳工作带来极大压力

  大鹏新区党工委书记王京东也在“两会”期间坦言,海域使用权在省里,但海域管理又在新区,出了安全问题,板子直接打在新区身上由于审批和管理相脱节,大鹏新区对出现问题的使用主体、逾期无证经营和违法圈占等问题缺乏管理手段,难以实施有效监管

  眼看大鹏新区有意为而不可为为了发挥民间组织的力量,经过一年的筹备,杨子江与大鹏新区旅游协会会长李建齐、七星湾游艇会副总经理白春山、西涌民宿协会理事王潇、鹿嘴山庄董事长叶锡航和一名教育界人士共同发起的大鹏半岛海岸安全促进中心近日正式获准成立

  杨子江透露,促进中心正在积极筹备成立大会,同时将协助大鹏新区建立与国际接轨的海岸救生员体系“目前,我们的救生员培训和考核都是按照游泳池救生为标准的,对于波涛汹涌的大海,显然力量不足”杨子江表示,希望与澳大利亚冲浪救生协会建立起长期培训合作关系

  站部分内容如图片、文章来源于络,我们会尊重原作版权注明出处,但因数量庞大,会有个别图文未来得及注明,请见谅若原作者有任何争议均可与站联系处理,一旦核实我们将立即纠正

快速心律失常中药治疗
脑梗死偏瘫可以用中药通心络吗
得了流感咳嗽要吃什么食物
心脏早搏心率有什么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