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昌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烘云托月 056.偷听

发布时间:2019-10-17 11:30:49 编辑:笔名

烘云托月 056.偷听

龙族,神迹学校。

龙致远在台上讲课,龙晓芸认真地做着笔记。

龙太,当然是假龙太也在认真好奇地注视着龙致远的语言、手势。

龙致远看了一下手表说:“各位同学,下午全校放假参加龙再宇同学的追悼大会,想必大家也都从各种渠道知道最近几天发生的大事,所以希望同学以后尽量不要单独出去玩,虽然只是上流传,在没有证据之前还是防患于未然吧。”

龙再宇是神迹学校成绩比较突出的一员,也是在前天放学后无缘无故给人刺杀的,再结合络上铺天盖地的,一时间龙族也笼罩上一层阴霾。

神迹学校也响应号召都换上了统一的黑色带帽的服装,并且统一住在学校。

本来像龙晓芸这样级别的没有必要住学校的,但是整个华夏就龙族出人王,当然是重中之重,再说龙族学校学生不多,而且学校内部礼堂同样广阔,所以学校为了保存力量,这样做也是正常的。

深夜,龙晓芸想上卫生间,叫上龙晓妍一起陪着,一路上龙晓芸总觉得怪怪的,似乎有人跟踪自己,她尝试着突然蹲下装作系鞋带,没有发现什么,是不是自己心里多疑呢?

她和龙晓妍嘀咕了一下,提前从卫生间另外一处出去,然后观察起外面来。

只见一个同样穿着的黑影一直注视着女卫生间的门,等龙晓妍出来,那个黑影立刻抓着她的胳膊问:“龙晓芸呢?”

龙晓芸立刻走上前捶了黑影一下,“你这铁人,为什么跟踪我们?”

黑影说:“我的任务就是保护你啊,不过,你能不能不要叫我铁人,喊我一下龙太不好吗?”

龙晓芸道:“你又不是真龙太。”

“那你也得装作我是龙太啊。”

“装不了,你是你,他是他。”

龙晓妍插嘴道:“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为这件事情再吵了,小心别人听到。”然后拉着机器人说:“龙太,走

,我们回去。”

龙太道:“我一定要跟在她的后面保护她。”

龙晓芸道:“其实太多余的,龙族现在到那个级别的人极少,虽然可能被关注,但是也不会冒险伤害我们。”

“万事还是小心为妙,再说龙族金组一直是人王的最佳选择点。”

龙晓芸看了假龙太一眼,心里觉得他也是为自己好而已,于是也不争辩了。

第二天早上还没有上课,广播就在播报有人在校门口要见龙晓妍。

远远的龙晓妍就看到龙再野,经过上次被龙太清理了体内的淤血之后,他的脸色变得红润了,整个人看上去也没有那样戾气,温顺了很多。

龙晓妍以前和哥哥的关系非常好,父亲一直很少在家,他们和妈妈相依为命。

也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哥哥,毕竟血脉亲情是割不断的。

看到龙再野现在这个样子,龙晓妍心里也舒服了很多。

“你怎么想到今天来看我的?”

龙再野挠着头不好意思地说:“我在床上躺了那么久,也想通了很多事情,我今天一是想你了来看看你,二来我想对龙太说声对不起,同时也谢谢他救了我这条命。”

龙晓妍简直不相信这些话是从哥哥的口中说出来的,“是不是爸爸逼着你来的,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他才不管我这事呢,我是真心的。其实我很早就知道自己命不久了,所以才自抛自弃,那天是父亲蛊惑我要对龙太下毒手的,爸爸说他也是被别人逼的。我今天来没有告诉父母,我只是想亲口对龙太说,妹妹,我是真心的。他在的话,你能不能把他叫出来。”

“那你等一下。”

过一会龙晓妍带着龙太出来,后面跟着龙晓芸。

在假龙太的记忆里并不存在这样的事情,所以当龙再野对着他鞠躬的时候,他一片茫然,“你这是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

龙再野以为龙太是气愤过度才特意这样说的,“我真心知道错了,你不愿意认我也没有关系,我把我的心里话送到就是。”

龙晓芸站在旁边看着一切,觉得今天的龙再野真的刮目相看,俗话说相由心生,一个凶恶的人即使生着一副好面孔,但是也不会有和善的感觉的。

看到龙晓芸,龙再野对她鞠躬道:“谢谢你们的宽容。”

龙晓芸点了点头。

龙再野对龙晓妍说:“有时间的话回家看看,父亲出差了,妈妈在家很想你的。”

说到妈妈,龙晓妍的眼泪就流了出来,她的心里也真的想妈妈了。

回去的路上,龙晓芸拍拍她的肩膀,也告诉她应该回家看看母亲,哪个母亲不想孩子呢,不要一时的冲动来惩罚父母的爱。

龙族木组。

龙晓妍走进自己的家门,只见家奴都没有一个,平时门口都会有人把守,今天是什么情况。

走到父母房间也没有人在,只有一个老者在伺弄花草,“龙伯,今天怎么家里没有人呢?”

龙伯视力不是很好,待她走到面前才发现是龙晓妍,立刻恭敬地说:“是大小姐呀,很长时间没有看到您了。”

“龙伯,怎么回事?”

“大小姐是这样的,你哥哥最近一直和朋友在外游玩,老爷又出差去了,只剩夫人一人在家,今天夫人给全部下人放假一天,大家都回家了。”

龙伯见龙晓妍不说话,立刻讨好地说:“那我去街上通知夫人回来吧?”

龙晓妍回家就是想和母亲说说话,“那你去吧。”

龙伯洗了洗手,颤巍巍地出去了。

若大的一个家显示空旷而寂静,站在庭院,甚至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孤寂,甚至有些许的落寞。

后院传来一阵声音。

龙晓妍穿过回廊,走进中厅,那是父亲议事的地方,她极少来这个地方。

她走进左边的门,走到房子尽头,声音越来越大,是一种责骂的声音,可声音不是父亲的。她蹑手蹑脚地靠在门后,往里面张望着。

父亲面对自己低头站立着,他的面前一个男人指手画脚地在教训他:“你说龙五必死无疑的,现在不是好好的神迹学校吗?你们父子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说我怎么好意思在上峰面前给你说好话呢?”

龙见丈仍旧低着头,在这个人面前他像一个小猫一样的温顺,甚至很害怕他,对面前男人的指责,他只是一味地回答:“是,是,是,我有错。”

那个人稍微婉转了一下语气道:“所以,这次上峰的意思就是务必除掉龙五,那是没有回转的地步的,龙五不除,不只是你的小命,我看你的全家都别想活命。”

龙见丈依旧不敢抬头,“小的知道,一定遵命。”

那个人喝了一口茶,“还有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听到这句话,龙见丈终于抬起头说:“只要用得着我龙见丈的地方,我一定会肝脑涂地,万事不辞,请先生明说。”

“我们酝酿了很久最近才获得大胜,现在整个华夏都开始相应的防备,为了不使我们的行动败露混淆视听,你应该把你这些年培养起来的杀手派上用场了吧,别以为自己做得多隐蔽,其实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不过要调动他们,非得需要你自己出面。”

听到说自己暗中培养力量,龙见丈立刻害怕起来,慌忙解释说:“先生请明察,我不是有意隐蔽,只是想要在龙族站稳脚跟做一个龙族的先锋,我必须有自己的力量,可这种事情不可以明着来啊,你应该知道的。”

那人慌忙打断他的话说:“别解释了,我理解,就凭你这些杂牌力量,量你也不敢违背组织,对抗组织,蜻蜓摇石柱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龙见丈立刻道:“我怎么敢有这样的心思,请先生放心,我龙见丈之心,日月可鉴。”

那个站起来道:“好吧,具体的行动细则会有人与你联络。”

刚迈出一脚,那个人眼珠骨碌碌一转,“什么人?”

速度飞快地跨过那道门,只见龙晓妍从中间门进来,其中一只脚还没有迈进来,被他的一吓都忘记迈进来一样。

那个人立刻把帽子戴在自己头上,双手缓缓从身体两边抬起。

龙见丈上去对龙晓妍大喝一声:“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龙晓妍装作很糊涂的样子,“我还没有进来呢,这位叔叔怎么这样凶啊。”

龙见丈很严厉地道:“还不出去?”

龙晓妍‘哦’了一声慌忙退了出去,双手紧张地拍着胸脯,还好刚才自己聪明,并没有慌忙出去,而是一个反身装作刚刚进来的样子。

见女儿出去,龙见丈慌忙跪在那个人面前说:“先生,那是小女,自从上次龙太出事之后她就出走一直在外面,我不知道怎么她今天回来,你就放过她,在上峰面前千万不要提这件事情,你刚才也看到,她刚刚连门都没有进来,而且最后我们说的话也无关紧要。”

那个人没有说话,龙见丈没有了在人面前的那种趾高气扬的神态,而是抬起头像哈巴狗一样带着期盼的眼神。

那个人没有说话,抬脚就走,龙见丈慌忙跪着给他让路,“请先生高抬贵手,我龙见丈只有这个宝贝女儿。”

那个人迈出一步,右脚好像有点拖拉着样子。

龙再好。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医保卡

沈阳脑康中医院好挂号吗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费用高吗

沈阳脑康中医院挂号电话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能报医保吗

防动脉硬化的药物

颈动脉硬化吃什么药

颈动脉硬化吃什么药

动脉硬化如何检查

肚子痛拉肚子快速止泻

腹泻快速止泻方法

拉肚如何快速止泻

拉肚子如何快速止泻

霉菌性阴道炎特征
霉菌性阴道炎能自愈吗
霉菌性阴道炎会自己好吗
霉菌性阴道炎和细菌性阴道炎反复发作是怎么回事